周亚平总干事在第十一届数博会发表“著作权集体管理的现状与未来”主题演讲

2021-10-29 747

        由国家新闻出版署与北京市人民政府共同指导,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与北京市委宣传部(北京市新闻出版局)、中国邮政集团有限公司报刊发行局联合主办的第十一届中国数字出版博览会(以下简称数博会)于10月27日至28日在北京举办。我会参展数博会,我会副理事长兼代理总干事周亚平应邀在“版权运营和IP授权”分论坛上发表“著作权集体管理的现状与未来”主题演讲。


周亚平发表主题演讲


        周亚平在演讲中首先详细介绍了音集协近三年版权使用费收入和分配情况,2019年音集协第一次通过自己组建的全国许可业务团队,代表音集协和音著协两家集体管理组织收取卡拉OK作品使用费及其它版权使用费2.76亿元,创历史新高;2020年在严重疫情导致线下娱乐场所长达半年不能营业、音集协给予半年免除、三个月减半收取版权费的情况下,收取卡拉OK作品使用费及其它版权使用费2.38亿元,并在互联网对录音制品的多元应用上取得了零的突破;2021年仅前三季度就收取了各种作品使用费2.85亿元。其后,周亚平又对2019年、2020年的作品使用费向会员权利人分配的情况进行了详细的介绍。
        针对2020年新修订的《著作权法》第四十五条赋予录音制作者就录音制品远程传播和现场传播的获酬权(以下简称两权),周亚平详细地列举了该“两权”广泛的应用场景,譬如远程传播的直播、网播、在线游戏、广播电视、短视频、在线K歌等;现场传播的酒吧、夜总会、咖啡厅、商场、酒店、餐厅、比赛、展会、航空器、地面公共交通工具等。对于这些应用场景,经音集协的“两权”团队一期调研,初步预估版权市场规模将达人民币100亿元以上。这样大的市场规模如果能予以实现,将会给音乐产业带来巨大的活力。
        周亚平认为,面对这样多元、多维度、复杂的作品使用场景,让这些使用者去找权利人一一付费显然是不可能的;同样,让权利人去找这样多元的使用者一一收费也是不可能实现的。因此,只能依靠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去完成这样复杂、艰巨的工作。面对海量的权利人和海量的使用者,集体管理制度必定是唯一高效解决方案,是对《著作权法》无法实现权利的补充性保障。
        那么具体通过什么样的集体管理方式或者说制度安排来解决上述难题呢?周亚平认为可以借鉴德国、法国等国家的经验,采用以法律强制性规定为基础、只能通过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行权的强制集体管理制度,或者是借鉴北欧、俄罗斯等国通过以会员数量为基础、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在符合具有广泛代表性前提下代表非会员权利人行权的延伸集体管理制度来解决“两权”的收费问题,这显然是最有效的两类解决方案,也是世界著作权集体管理的发展趋势。

        在顺应数字化浪潮、创新驱动集体管理高质量发展方面,周亚平介绍了音集协的“著作权大数据管理平台”。自2018年7月启动研发以来,通过版本迭代,“著作权大数据管理平台”功能不断完善。周亚平说,著作权大数据管理平台最重要的功能是实现作品的授权、传播、付费信息的全量、实时、精准、动态的完全透明化,让产业所有各端主体实现信息共享,这也是音集协广大会员最基本的诉求。如果在我们手上不能实现权利人这一基本诉求,我们就没有资格继续从事这一事业。周亚平强调,数字化不是信息化,信息化的核心是信息的链接,而数字化则是在信息化基础上的AI,它的核心是人工智能,是通过数字驱动音乐产业的变革。“音集协将以‘著作权大数据管理平台’为基础,进而加速推动著作权集体管理业务的全面数字化的优化和升级,与我们整个国家的数字化治理同步,快速地拉高和推动音乐产业格局重构,造福权利人,这是我们音集协的愿景。


音集协展位吸引观众驻足参观


        作为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我会在数博会展台上通过展板、宣传片、宣传手册等形式集中展示了两年来各方面工作取得的成绩,包括积极推进卡拉OK“二合一〞许可工作、开展多元化的会员服务、积极维护和实现新《著作权法》赋予录音制作者广播权和公开表演权、以创新集体观念引导建立互联网领域版权新秩序、创造性运用集体管理基本原理取得重要案件突破、建立信息透明信任传递的著作权大数据管理系统等。借助线上展示平台,我会还在数博会微信小程序“数博荟”上向全国观众展示了《商业场所及活动录音制品广播表演权使用费标准》及音集协管理的部分录音制品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