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国琨:获酬权将推动音乐产业进入黄金时代

2022-05-23 1973

编者按:


4月12日,“国际音乐版权发展趋势论坛”在北京举行,来自国际版权组织、音乐产业及音乐教育的业界代表和媒体人士到场参与本次论坛。我会副总干事国琨女士出席论坛并发表演讲。她表示去年新修改的著作权法为录音制作者增加了广播和表演获酬权,这意味着营运场所使用背景音乐、互联网直播、广播和电视使用音乐录音制品需要向录音制作者支付使用费,这将为唱片业的版权收入带来巨大增长。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音集协)已经在上述领域开展工作,并取得一定工作成果。协会希望权利人与集体管理组织团结一致,抓住新著作权法赋予录音制作者的历史机遇,共同开创音乐产业新的黄金时代。



以下是根据国琨副总干事演讲速记整理的全文:


谢谢蒋总,也谢谢北京流行音乐周,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什么是“两权”。“两权”是一个可能改变音乐行业命运的历史机遇。去年6月1日新修订的《著作权法》生效了,对我们唱片产业影响最大的一件事就是增加了录音制作者广播和公开表演获酬权。法条上是这么表述的:“将录音制品用于有限或者无线公开传播,或者通过传送声音的技术设备向公众公开播送的,应该向录音制作者支付报酬。”


通俗地说,就是有三大领域要给我们的录音制作者付费了:一是营运场所的背景音乐,就是我们熟知的商场、酒店、酒吧、餐厅等等,所有线下播放的背景音乐都要向录音制作者支付报酬;二是互联网的直播领域,所有非交互式的网络传播——不同于流媒体播放器这种交互式的传播,最主要的体现形式就是网络直播——使用录音制品都要向录音制作者支付报酬;三是广播和电视领域,电台、电视台播放录音制品也要支付报酬。


众多唱片公司奔走呼吁了十几年拿到的这个权利,可以给音乐产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刚才IFPI郭彪先生分享数据,中国去年音乐产业的版权收入不到一百亿美元。而经过测算和市场调研,这三个领域给录音制作者带来的版权收入是远超过一百亿的,“两权”能让这个产业的版权收入翻倍甚至几何式地增长。


我们知道,法律上、纸面上的权利要变成实实在在的产业收益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音集协作为音乐产业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当然肩负着这样的法律责任,并在相关领域都开展了工作。


首先是营业场所使用背景音乐领域。音集协从去年6月1日前后开始跟各行各业的头部企业进行沟通协商获酬权付费相关事宜,现在顶级的向音集协带头履行了义务,音集协也将陆续把这些版权费用分配给权利人。目前,协会在“两权”领域收到了权利人登记的曲目已经达到两百多万首。如果相关版权方想参与这个业务,也欢迎与我们联系进行版权登记。协会将继续推动相关业务发展。


第二个是直播领域。音集协在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跟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一起组织了两次大规模的行业协商。音集协邀请了一些版权专家,音数协邀请了做直播的互联网平台参加协商。音集协的初衷是希望在权利产生的伊始,让权利人和使用者坐在一起解决最基本的问题。第一是费率问题,费率问题最主要的就是公平。凭借以往在流媒体等互联网领域的工作经验,分散的版权方缺乏议价能力,定价权在平台方。现在音集协集合版权方一起和平台做集体协商和谈判,计价方式要依据我国的实际情况参照国际规则,确定一个合理的计价模式。第二是数据透明的问题,这是协会最关注的。有了价格,没有数据透明基础也是空谈。在行业协商过程中,协会希望在团结所有权利人的情况下,能够给确定标准费率,并解决所有基础问题。已经有二十多家的版权方加入到集体协商过程中,我们也希望有更多的版权方能够加入和支持这项工作。


第三个领域就是广播电视领域,音集协去年也跟广播组织协会就费率和付费问题做过一次大的协商。


同时,除了协商之外,音集协也给会员提供公益的维权服务。我们希望通过协商及维权工作,来帮助版权方获取版权上应得的收益。


我从事版权工作也有十几年的时间,我深知道权利的实现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权利是靠权利人自己争取来的。我们希望权利人与集体管理组织团结一致、共同努力,抓住历史机遇,抓住新著作权法赋予我们新的权利,解决好最基础的规则和数据的问题,我们将开创的是一个新的音乐产业的黄金时代。